道长

【周喻】不言而喻

简介:

原著背景,微糖,CP偏周喻,说是无差也可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荣耀两个字耀眼地闪烁在屏幕正中,第八赛季的总决赛结束了。

“本赛季荣耀总冠军!轮回战队!”

从默默无闻的名额队到荣耀总冠军,轮回战队的崛起快得令人咋舌,正如他们的王牌选手周泽楷一样,出道三年就隐然成为荣耀第一人,第四年这个冠军更是让他稳居王座。在媒体看来,这场总冠军的颁奖仪式,既是轮回改朝换代的开始,也是枪王周泽楷的加冕。

    美中不足的是,这一切都要在蓝雨的主场进行。赢得首个冠军的轮回队员们相互拥抱庆祝,客队的粉丝声嘶力竭地欢呼着,主场的蓝雨战队则安静地多,队员的神色中难掩失落。

    “大家辛苦了。”喻文州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队长。”徐景熙抬起头,正撞上喻文州的目光,他想起自己刚才的失误,眼眶微红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喻文州微微摇头,止住了他的话,“输了现在,我们还有未来,你们对蓝雨的未来失去信心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未来!”徐景熙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下次一定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!”黄少天接口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场比赛,我们输得起,因为我们还会赢。”喻文州说。

    宋晓咬紧牙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会赢!”李远默默重复着。

    “队长说的对,大家不要压力太大啦。”平时总嚷嚷着“压力山大”的郑轩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走吧,别让支持我们的人失望。”队员们收拾好情绪,喻文州带头走出比赛台,沿路跟主场的粉丝们挥手,时不时停下来朝粉丝台欠身。

    “蓝雨!蓝雨!”

    沉寂在比赛失利中的粉丝们情绪又高昂起来,他们的蓝雨战队从赛场回来了,没错,他们是输了比赛,可我们队长还在!我们的蓝雨还在!他们没有改变分毫!

    我们要用十倍于迎接凯旋的热情来迎接他们!告诉他们,我们对蓝雨的支持不会改变!每位粉丝涌起一种责任感,现在的蓝雨更需要粉丝的鼓励,他们呐喊着,挥舞着,把热爱和期望全部融入到这句“蓝雨”当中。

    “蓝雨!蓝雨!”

    人群呼喊的节奏逐渐整齐起来,声势竟然压过了轮回这边的声音。毕竟是蓝雨主场,真论起粉丝的数量,自然是主队占优。

    轮回队员们都看了过去,远远地,恰好喻文州转过身来,背后是群情激荡的粉丝,身边是全心交付的队友,他不温不火,朝着轮回队员们点了点头,又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明明输了比赛,队员和粉丝却看不出一丝低沉,士气甚至比夺冠更振奋,全联盟能做到这点的,恐怕只有眼前这位蓝雨队长——喻文州。

    “喻队真是个可怕的人啊。”江波涛感叹道。

    其他队员们也啧啧地赞叹,他们赢了比赛心情大好,倒不会在意亚军在小地方抢些风头。

    江波涛走到半路发现旁边的人不见了,他回过头发现周泽楷还站在原地盯着蓝雨那边瞧。

    “小周?”

    周泽楷应了一声,大步跟了过去,眼神却还是往蓝雨的方向飘。

    媒体早就等着周泽楷了,目光跟饿狼般发光,明天的“头条”、“封面”、“点击量”可全指望他了,虽说周泽楷沉默寡言的“恶名”在外,架不住人家就是人气高,观众就是爱看啊。

    周泽楷抛出数个“恩”“哦”之后,前排的记者问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是周队的第一个总冠军,您有什么感想吗?”

    感想题是赛后的标准题,无非就是表达感谢。

    在大家以为周泽楷会用一句“感谢”来总括的时候,他顿了顿才慢慢回答,“谢谢父母、战队、队友、联盟、喻队。”

    周泽楷语速很慢,众人听他一个词一个词往外蹦都听得心焦,可等他最后两个字蹦出来的时候,全场都轰然了。

    “喻队?周队想谢谢蓝雨的喻文州队长吗?”记者立即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,接口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泽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请问,为什么要谢谢喻队呢?是不是因为喻队的提前出局让轮回获得了最终胜利?”

    “请问,周队对喻文州队长手速慢的情况怎么看?您认为这是轮回获胜的关键因素吗?”

     江波涛一看,这可不能再由着记者乱说了,“我们队长的意思是,他在喻队的战术方面吸取了很多经验,蓝雨的强大也给了他学习的机会,所以想要谢谢喻文州队长。”

     总决赛的前两场蓝雨是先胜后负,第三场总决赛,蓝雨在单人赛和擂台赛也是积分占优,可惜团队赛的时候,喻文州被周泽楷一轮爆发直接带走,导致蓝雨慌了阵脚,最后才输了比赛。这也难怪周泽楷的话会被误解成嘲讽喻文州,可不是嘛,要不是喻文州在枪王的强攻下无力反击,轮回怎么能赢得这么轻松?要是解读得恶毒点,轮回获胜可不得要谢谢这位队长的手残。

    “我靠,周泽楷什么意思啊?!没想到这小子平时闷声不吭气的,一说话就放大招啊!”黄少天愤愤不平。

  “小周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周泽楷连直白说话都成问题,拐着弯骂人这种高阶技能肯定是不会的。而且,喻文州清楚,小周不是这种人,他们的私交不错。

  “我知道他不是这个意思啊!”黄少天跳起来指着转播屏幕的媒体们,“可是别人又不会这么想!”

  其他成员也面色不善,虽说周泽楷是无心之失,可谁知道这帮听风就是雨的媒体们为了博人眼球会写出什么东西来。

  “别人怎么想,我们本来就管不着的。再说,手残这么老的话题,他们也该腻味了吧。”喻文州笑着说。

  “手残”这个词儿在蓝雨根本不是什么禁忌,连新人李远都敢开玩笑说,“要是我们队长手速快点,蓝雨早就独霸天下了!”

  喻文州不忌讳这件事,蓝雨也不忌讳,可要是别人“手残手残”的,就等着被黄少天的垃圾话淹死,蓝雨队员的刀光剑影砍死吧。

  果然,轮到蓝雨采访的时候的,媒体的话题全跟刚才周泽楷的感谢相关,生怕两人的火药味不够浓。喻文州是什么人,四两拨千斤全给轻飘飘送回去,记者们有力无处使,暗里嘀咕着软刀子才是最狠的。

  徐景熙垂头没说话,听着媒体有意无意把团战失败归责喻文州时,他坐不住了,他刚刚起身,喻文州就回头看了他一眼,他突然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“谢谢大家的关注,我们明年会取得更好的成绩。”喻文州作了结束语。

  话说的谦逊,可今年是亚军,更好的成绩就等于宣告明年要夺冠嘛。

  “景熙。”采访结束后,喻文州单独叫走了徐景熙。

    “队长,队长,我……是我失误了。”徐景熙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,他心口舒畅了些,“当时我没想到周泽楷会不管不顾地硬抗伤害,是我反应太慢了,如果我……如果我走位再的近点,如果我早点开生命激活的话,队长不会那么快倒下,我没有掩护好队长,团战是我的错,我让蓝雨输了总冠军……”

  徐景熙平时话不算多,这会儿却跟黄少天附身似的絮絮叨叨个不停,喻文州自始至终都没有打断他,只是安静地听他说着,直到徐景熙声音越说越低。他把手放在徐景熙的肩膀上,轻轻地拍了两下。

  “景熙,如果我手速再快点,如果少天回援再快点,如果宋晓多阻挠一段时间,如果郑轩的遮挡范围再大点,我都不会那么快倒下。你懂得反思是很好,但不要把团队问题当做自己一个人的问题,每个局面的形成都是团队共同造成的,你要学会从团队的视角来分析。”

  徐景熙一怔,他光顾着想自己应对不及,却没有把自己真的放到团队中去思考过。

  “所以不是你的责任,当然,也不是我的责任。”喻文州点明了他的心思。

  “谢谢队长,我懂了。”徐景熙回答。

  “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,你的反应能力还是要加强训练,马上就是夏休期,你有很多时间提高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继续说。

  “队长……”徐景熙哀嚎,他心里早就做好了夏休期加训的心理准备,可现在怎么看都是他自己“自讨苦吃”的样子。

  他们两个人站的地方在侧门,周围没什么人经过,忽然入口的通道就跑进来一个人,穿着轮回队服,个子高挑,三步两步就走到他们面前。

  周泽楷看到媒体的反应就明白自己恐怕说错话了,事后出来江波涛一提醒,他又急又无奈。他好不容易等蓝雨的采访结束却找不见喻文州,现在总算找到了人,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  “景熙你先回去吧,我跟周队有点事情说。”喻文州猜到周泽楷是来解释“感谢”的事情。

  徐景熙多看了周泽楷一眼,见他挺焦急地模样,心想这周泽楷道歉还挺有诚意的嘛。

  “小周是不是想说采访的事情?”

  周泽楷连忙点头,隔了会儿才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“你别放在心上,媒体都喜欢捕风捉影,我知道你没有恶意的。”喻文州和善地笑了笑,表示自己并没有生气。

  周泽楷摇摇头又点点头,他是想来跟喻文州解释再道歉的,怎么这会儿反倒被喻文州给安慰了。

  话题到这里就要结束了,喻文州见他似乎还有话说就没有再开口,只是安静地等着,目光柔和。

  别人跟周泽楷交流时,往往会觉得尴尬,因为周泽楷每段对话的反应时间很长,这时候如果盯着他看就像在催促他,如果目光游移又显得不够专注不礼貌,所以大部分人跟周泽楷交流的时候会有点无措,这种交流不畅反过来又会让周泽楷有压力。

  但是,喻文州不会,他似乎天生就是不疾不徐踏着自己的步子。

  “谢谢。”周泽楷想了想,“是前年,请教的事。”

  这句话饶是喻文州也花了会功夫还听明白,他恍然笑道,“原来你谢的是那件事啊,周队客气了,只是举手之劳,没想到你还记在心上。”

  “恩。”周泽楷笑得赧然,他点点头,“记得。”

  喻文州忽然就想起两年前,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,周泽楷比现在要木讷些,跟其他职业选手的交流也不多,不知道他当时哪儿来的勇气跑到自己面前提问。

  想起来了,说到底还是叶修惹得祸,当时江波涛趁着冬季转会窗口到轮回当了副队,叶修调侃道,“队长不干活的,副队就是劳碌命,小江你说是不是啊?”

  江波涛笑着反问道,“前辈,要是副队不干活的呢?”

  “副队不干活就累死队长,是不是啊文州?”叶修话音刚落,黄少天就冲过去要跟他真人PK。

  喻文州只当玩笑话听听,没想到这话会触动了周泽楷。等大多数人都离开了,周泽楷仍然坐在原处。

  “周队还不走吗?”喻文州离开时顺口问了声。

  “前辈,我想请教,当队长的事。”周泽楷答得很快,喻文州猜他从听完叶修的调侃就开始酝酿这句话了。

  周泽楷身材挺拔,直直地戳在那儿站着,他提出要求的时候,喻文州怔愣了一下。这期的新人王,长相俊美,操作华丽,连战连胜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喻文州都不会忽略。正因为有所关注,他才清晰地知道周泽楷这种个性的人很少会主动交际,更别说向人提要求了,何况他们现在可是对手。

  喻文州再仔细观察他两眼,这下差点笑出声来。原来周泽楷目光灼灼地盯着他,满脸英勇赴义地模样,浑身肌肉绷紧,整个人就像跟拉扯到极端的弹簧,只怕他这边一拒绝,弹簧就会“唰”一声弹回不知名的角落去。

  喻文州掩饰性地低头轻咳一声,这位轮回队长性格真是他生平少见的有趣。他出道一年就成为全明星大神,战队队长,媒体直接把他跟叶神相提并论,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赞誉捧到面前,换做别人早就晕得找不到北了,这人身上硬是见不到丝毫的骄狂,可要说他心思深沉吧,瞧他请教个问题都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,说话也简单直白,又哪里像有半分心机的人?

  喻文州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友善些,“我当蓝雨队长也不久,周队要是愿意,我们就一起讨论讨论?”

  周泽楷立即笑着点点头,完全是喜不自禁的样子,他磕磕绊绊地说着他当队长的不足,喻文州越听越觉得这个新人不简单。天资,心态,他已经占尽两样,现在看来,剩下的努力,他也不缺。是了,如果不是个足够努力的人,他又怎么会为了战队克服性格来向自己求教呢?

  “怎么办?”周泽楷蹙起眉头。

  喻文州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他反问道,“周队觉得叶神的话有道理吗?少天不靠谱,所以我只能自己承担,你不擅长沟通,所以队里的事都需要江副来做。”

  周泽楷思考了片刻,点了点头。

  “叶神的话是有道理,但他原因说的不对。”喻文州笑了。

  “原因?”

  “说个典型的例子吧,第四赛季霸图能夺冠,我个人觉得原因之一就是,韩队把指挥权交给了张新杰。韩队肯定是有指挥能力,但他是队伍核心,每次都冲在最前面,无论从战斗视角和性格来说,张新杰都比他更合适担任指挥工作。”

  周泽楷边听边点头,他赞同喻文州的观点,可他不明白这跟他的问题有什么关联。

  “再说说我,不知道你发现没有,联盟各家战队的队长都是他们的王牌选手,战队核心,只有蓝雨除外。”喻文州问道。

  周泽楷“恩”了一声,他抬眼看过去,发现喻文州坦然自若,完全没有自己输人一等的意思。

  喻文州迎着他的目光,见他目光茫然,忍不住莞尔一笑,他像是解开谜底前刻意营造悬念似的顿了顿才继续道,“韩队不指挥是因为张新杰更适合指挥,我手速不行个人操作差所以我当不了核心,但我擅长战术懂得鼓舞士气,所以我更适合当队长,这本来就是取长补短相互配合的事情。”

  周泽楷口拙,心思却是通透的,他的少言寡语总是让队友无法准确领会他的意图,更别说跟其他战队或者是媒体的交流,战队也是意识到这块短板才在这个赛季找来江波涛。既然是各司所职,那自己根本没有模仿其他队长的意义吗?

  他思索片刻才又问道,“我做什么?”

  喻文州听到这句终于止不住地笑出声来,“哈哈,周队,这可真的是当局者迷了。全联盟的战队可都在提防着你,所有的媒体也是一面倒的赞扬你,你反倒不知道自己的价值吗?”

  周泽楷听出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表扬,低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  “坦白说,当队长确实有些技巧和手段,但这些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,真正重要的是队长本身的魅力。”喻文州紧紧地盯着周泽楷,目光中的欣赏展露无遗,“有些人,他们只要还在场上,战队必胜的信念就不会倒,比如叶修,比如韩文清,比如你。”

  周泽楷抬头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双眼睛,他出道以来已经听过无数赞誉,却没有任何一句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震撼。喻文州只是专注地看着,温和地笑着,出口的每一句话就有这种让人信服的力量。喻文州这么说了,他也就这么信了,哪怕是拿联盟最顶尖的叶修和韩文清跟他对比。

  这次周泽楷没有谦虚,没有腼腆,他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明白,我会做到。”

  喻文州再一次被这个人身上性格的矛盾点所吸引,明明是温和柔顺的性格,内心又藏着这么深执着和坚毅,他喃喃自语,“周队真的是位非常……特别的选手。”

  周泽楷不解其意,虽然没说话,眼里却露出明显的疑惑。

  “没什么没什么。”喻文州笑着摆摆手,“联盟有周队这么优秀的对手,真是让我又激动又不安。”

  听到“对手”两个字的时候,周泽楷才突然又意识到两人的立场,他已经领教了各种各样的垃圾话,从场上到场下,这会儿突然醒悟到喻文州是在真心实意地帮他,不由得感动起来。

  “谢谢。”周泽楷认真地说。

  “周队别客气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我也是很有收获的。”

  周泽楷又露出那种茫然不解的神色,喻文州发觉这个人真是什么心思都在面上表露无遗。

  “我收集到了周队很多的信息。”喻文州说得狡黠,“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下次周队要小心了。”

  周泽楷心里是不信的,他还是认真地重复道,“谢谢。”

  通道里陷入了沉默,周泽楷找不到话往下接,他发觉喻文州似乎有些走神,轻声喊道,“喻队?”

  喻文州回神,“抱歉,想起当时的事了,实话说,我都没想到小周会主动跟我说话。”

  重读的“主动”二字让周泽楷跟着笑了出来,他出道第一年,生活里忽然涌入了各种各样的人,联盟里面又全是前辈,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主动跟人交流了。

  “因为前辈厉害。”周泽楷不知不觉又转回那时候的称呼。

  “小周,过分谦虚就是骄傲了,要说厉害,枪王大大才是吧。”喻文州打趣道。

  “没有。”周泽楷想要反驳,又说不出多余的话来,重复了一遍“没有”就不出声了,只认真地盯着喻文州表达自己是真心实意。

  第五赛季出道周泽楷确实比别人更能感受到喻文州的强大。第四期既有黄少天、李轩这样站在本职业巅峰的人,也有苏沐橙、楚云秀这样才貌双全的联盟财富,喻文州身在其中并不突出,大家对他的印象只是“索克萨尔操作者”和“手速200左右”。那时候,周泽楷本人也对喻文州印象不深,但第五赛季,所有轻视这个术士的人都被狠狠地彻底地打蒙了,沉寂多年的蓝雨开始崛起。第六赛季是蓝雨最辉煌的一年,荣耀总冠军。自魏琛走后,蓝雨这只老牌战队已经被遗忘了太久,涅槃重生的姿态让全联盟都震撼了,周泽楷也是其中之一,他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方向。

  “带领战队登上荣耀顶峰。”远处的冠军领奖台灯火璀璨,如今的荣耀第一人,无人可挡的枪王也曾经站在暗处,瞩目象征梦想和未来的地方,崇拜着,澎湃着,悄悄许下诺言,然后一步一步朝着那个地方努力。

  向喻文州请教后,周泽楷就放下了自己不擅长当队长的精神包袱,可在此之前,周泽楷就已经把他当成自己努力的目标,所以记者提问的时候,他才会想都没想就说出“喻队”两个字,这些是连喻文州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。

  曾经领奖台正中的身影跟眼前的人重叠起来,周泽楷忽然说,“崇拜你。”

  “恩?”

  说出“崇拜”的可不是普通粉丝,是刚刚拿下总冠军的“枪王”,这下喻文州都愣了半晌不知该怎么回应了。

  “恩……谢谢。我也很欣赏小周。”喻文州无奈道。

  周泽楷闻言莫名窘迫起来,喻文州看他那样子就善解人意地岔开话题道,“还没恭喜你获得冠军。恭喜你!”

  “谢谢。”周泽楷想说些什么,可想起自己是打败了蓝雨才赢了冠军,而且面前这人就是被自己的一枪穿云给秒了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不要再相互感谢了,时间不早,小周也该回去了吧?明天几点的飞机?”喻文州问道。

  周泽楷没动也没说话,他想跟喻文州再多待一会儿,可喻文州的话里已经有“逐客”的意思了。

  喻文州见他半天也没个回应,建议道,“我们不如先回战队那边?”

  “我。”周泽楷开口蹦出一个字。

  “恩?”

  “待在蓝雨,几天。”

  “小周想在G市玩几天吗?”总决赛结束后就是夏休期了,喻文州猜测他可能是在G市有约,想借蓝雨住几天的意思。

  “好。”周泽楷点头。

  “好?”喻文州心道怎么好像成了自己邀约似的,“没问题的,我给你安排到蓝雨的宿舍行吗?”

  “哦。”周泽楷想了想问,“你呢?”

  “你别担心,我们过几天才正式放假,而且蓝雨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都在,食堂也照常开放。”

  “你呢?”周泽楷又问。

  “我吗?我要晚几天才走,我家就在G市,什么时候回去都方便。”喻文州说。

  “能不能,陪我。”

  弄明白周泽楷的意思,喻文州有些困惑,“小周是希望我陪你在G市玩几天吗?”

  周泽楷想的是能跟喻文州呆在一起,是不是在G市玩几天他倒不在意,闻言又点头同意,“好。”

  怎么又是“好”?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。

  “周泽楷怎么上我们的车?”

  “队长怎么上了蓝雨的车?”

  两声疑问同时在轮回和蓝雨的车里响起。

  “小周有事要留在G市。”江波涛解释道。

  “有什么事啊?”吕泊远问道。

  “大概是……终身大事吧。”江波涛犹犹豫豫,周泽楷也太不小心了,藏着满屋子喻文州的海报和索克萨尔的模型,采访会还公然说出“谢谢喻队”的话,真当所有人都眼瞎了吗?

  “什么?!队长有喜欢的人了?在G市吗?我能不能申请留下来参观参观?”吕泊远笑问。

  你早就参观过无数遍了,江波涛叹气。喻文州可不是普通人,连他都能看出来小周的心思,喻文州用不了几天就会发现吧?算了,看出来也好,成不成的也能早有个结果。等等,我是不是忘了什么?

  凭喻文州的手段,万一把小周拐到蓝雨去怎么办?!

  “副队,你脸色怎么不太好?”吴启问。

  “我想静静。”江波涛心累。

  “小周有事要在我们这边待几天。”喻文州解释道。

  “周泽楷,你有什么事啊,没事我们回去PK两局吧,你账号卡带了吗?没带也没关系,我借给你一张,我不会欺负你的,我不用夜雨声烦,咱们都用普通账号,公平吧?”黄少天捅捅周泽楷。

  “有事。”周泽楷回答。

  “靠靠靠,我就是问你有什么事啊,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说话啊,我说了这么多,你好歹给个回应啊,有事算怎么回事啊?!”

  周泽楷看着坐在前排的喻文州,根本没有把黄少天的话听到耳朵里,等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才来了一声,“啊?”

  黄少天气得直喘气,彻底放弃了跟周泽楷交流。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!”后排的蓝雨队员们看黄少天吃瘪的样子个个狂笑起来。

  “肚子好疼,笑死我了,黄少终于遇到天敌了。”

  黄少天一转身吼道,“你们这帮吃里扒外的,怎么帮着外人啊!别太过分了,谁再敢笑,回去陪我PK一百场!”

  郑轩强忍着笑,仰头冲他无辜道,“啊?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!”众人又笑成了一团。

  “队长队长,你管不管了?”黄少天怒道。

  喻文州笑着回过头来,“啊?”

  “哈哈哈,不行了不行了!”

  “哈哈哈哈,队长万岁!”

  “呵呵。”连周泽楷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喻文州回头的时候恰好对上周泽楷望向他的目光,周泽楷脸长得好,晚上对面车辆的灯光打在他的侧影上,光影交错,忽明忽暗,让喻文州想起他看过的那些文艺电影。周泽楷眼神清澈,看到他回头的时候明显惊喜了下。

    喻文州转回来看向前方,他敛起了笑容,周泽楷的眼神让他心里一动,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在脑中乍然出现,他开始细细回忆起两人相处的情景,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想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 “恐怕麻烦了。”喻文州低声自语,周泽楷该不是对自己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吧?

    “小周,你住这间吧。”喻文州把周泽楷领到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周泽楷问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,“你呢?”,“你呢?”,这是周泽楷今天第三次问这句话了,喻文州本来没在意,现在忽然发觉周泽楷没有丝毫隐藏感情意图,或者说,他自己根本不懂得如何去隐藏。

    “我在楼上,右手第三间房,门外有名牌的。”喻文州回答,还不等周泽楷再问他就继续道,“小周早点休息吧,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周泽楷说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喻文州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周泽楷又说了一遍,笑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喻文州望着他脸上的笑意,心里一阵无力,说声晚安幸福成这样。周泽楷,你也太过明显了,而且自己过去竟然没有意识到?

    回房后,喻文州翻开了他的笔记本,他专门用来记录联盟各位选手信息的笔记本,周泽楷的部分相对厚得多,他一页页翻看着,这里记录着他认识周泽楷的过程,包括战术、性格、优点和短板等等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”喻文州问自己,他合上笔记本,这本本子在他制定战术时立过无数功劳,可用来分析周泽楷对自己的感情显然是没了用。

  “麻烦。”喻文州入睡前还在琢磨着,再艰难的比赛总有应对之法,这件事却是毫无头绪。

  “周泽楷,你怎么还呆在这儿,你不是有事要办吗?”黄少天推开门的时候,发现喻文州房里多了个人。

  “恩。”

  “恩什么恩,我问你怎么不去办事?你没事做可以来跟我PK啊!”

  “有事。”

  “你哪里有事了?!”黄少天指着他问道,“你不就是在这儿呆坐吗?呆坐也算事儿吗?”

  周泽楷很肯定地“恩”了一声。

  “靠靠靠靠靠,你是不是故意的,是不是想找茬打架?!”

  “少天,你找我吗?”喻文州打断了他们的话。 

  “哦哦,队长,我想说,我准备回家啦,明天的票,我跟郑轩他们一起走,晚上大家想聚会告个别。”

  “好的,你们路上小心,晚上是什么时间地点呢?”喻文州说。

  “晚上7点,还是老地方吧,我们下午去买点礼物带回家,买完就直接过去,队长跟我们在饭店汇合吧。”

  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喂喂喂,周泽楷你识相点,我们蓝雨聚会你别想蹭饭啊!”

  “哦。”周泽楷应声。

  黄少天没想到这人这么老实,“我们去聚会,你准备干嘛啊。”

  “我,等你吧。”周泽楷望向喻文州。

  “哈?!你等我们的队长干吗啊?”

  喻文州还没想到怎么解释,周泽楷又用上他万试万灵的那句,“有事。”

  黄少天翻了翻眼睛,这次没再问有什么事,招呼了一声就出门去了。

  “小周啊。”喻文州觉得这事真不能再拖了,“你有没有什么话跟我说?”

  周泽楷沉思良久,喻文州在旁边打量着他的表情。

  “玩的高兴。”

  喻文州没料到他会说这个,不由笑出声来,这人实在是太可乐了。他突然好奇起周泽楷的过去,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养成这样的个性,真的是天生的?

  周泽楷见他笑得开心也跟着笑,笑完了还明白自己答非所问了,他想起临走时江波涛对自己说的话,“你真的要去?小周,我可得提醒你哦,你那么点小心思,喻文州花不了几天就全看透了。”

  江波涛说的不对,明明还不到一天。

  “我喜欢喻队。”这句话周泽楷说得很流畅,他都不记得自己悄悄说过多少次了。

  周泽楷说得认真,他坐在窗台的边沿,目光深情。

  如果自己是个姑娘,恐怕早就被打动了吧。

  “小周,我没有办法接受你的感情。”喻文州拒绝地很直接。

  “哦。”周泽楷神情失落,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  喻文州松了口气,看这样子,周泽楷陷得还不算深,自己断了他的念头,过段时间就能恢复。

  “要不要我帮你订明天回S市的机票?”表白拒绝总归是有点尴尬,而且他们又都是大男人,反正自己已经明说,小周也没有继续留在G市的意义了。

  “啊?”周泽楷抬起头,听到这句竟然比刚才被拒绝还失落,“你答应,陪几天。”

  不对劲,喻文州敏锐地察觉到一丝异样,他绕了个弯试探着问道,“小周,这件事我不会告诉别人的,我们都当做没有发生,这份感情从来没有过,好吗?”

  周泽楷立即惊讶地站了起来,露出不可置信地表情然后拼命摇头。

  我失策了,喻文州见到这个反应就猜出他的心思,告白失败了,失落归失落,可周泽楷完全没有放弃的打算。

  “输了现在。”周泽楷认真地说,“还有未来。”

  喻文州哭笑不得,这不是他在总决赛后鼓励队员们说的话吗,周泽楷从哪儿打听来的?这是把他当成“冠军”,一次失败还可以下次再来吗?他倒真是疏忽了,周泽楷本来就是极为坚韧执着的人,认定的事情,怎么可能因为告白失败就放弃呢。

  “麻烦啊。”喻文州在心里说。

  晚上聚餐的时候,喻文州还在思考着解决办法。

  “哇,黄少你干嘛啊!”

  “队长快看,队长快看。”黄少天献宝似的把手机放到喻文州面前,屏幕上是个姑娘。

  “这是谁?”喻文州问。

  黄少天眨眨眼,“嘿嘿,给郑轩告白的粉丝,队长你不知道吗?前几天微博都传疯了。”

  “得了吧,你们就别凑热闹,压力山大啊。”郑轩苦恼地说。

  “得了便宜还卖乖啊,我们可都单着呢,你说这妹子是哪根筋抽了居然跟你告白啊?”黄少天说

  其他人也纷纷指责郑轩提前脱团不厚道。

  “我可没答应啊。”郑轩马上表态。

  “郑哥,人家姑娘都豁出去表白了,你居然不答应?”李远问。

  “这种事情不能勉强的嘛。”郑轩耸了耸肩。

  “你准备怎么办啊?”徐景熙问。

  “不怎么办啊,放着别管就行了。”

  “不好吧,人家为你做了这么多,你也不安慰安慰?”徐景熙说。

  “这跟我没关系吧?”郑轩挠挠头,“每个我告白的妹子都要安慰的话,我压力山大啊。”

  “靠,说的好像你有很多妹子告白似的!”

  “我觉得郑哥说的挺有道理的,队长觉得呢?”宋晓回过头,发现喻文州也是一脸沉思的模样。

  “郑轩的事,他自己决定吧。”喻文州笑着回答。

  为什么我会觉得麻烦呢?喻文州问自己。

  喻文州可不是个纯良的老好人,换做是有粉丝或者其他人跟他告白的话,他百分之百会跟郑轩同样处理。话说得直白点,只要不追到战队来,不要影响比赛,完全可以当做没有这回事。

  无论周泽楷怎么样,他都可以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,这点手腕喻文州不缺,又算什么麻烦呢?

  “真麻烦了。”喻文州对自己说。

  麻烦的是,他自己情绪会受到这个人的影响,麻烦的是,恐怕自己对他也不是全无感觉的。

  聚餐后,黄少天他们吵着去唱歌,喻文州便自己回到了俱乐部,大部分人都去聚餐没回来,整个俱乐部都极为安静。他在房里没找到周泽楷,还想着他是不是觉得无聊出门了,余光往楼下一瞄就看到周泽楷一个人在下面走着。

  “小周在散步吗?”

  回头望见喻文州,周泽楷就笑起来,他似乎从来没想过去掩饰他见到喻文州的喜悦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怎么,想查探我们蓝雨的信息吗?”喻文州笑问。

  “你的。”周泽楷摇摇头。

  这话喻文州听懂了,查探你的信息,而不是蓝雨的信息,他还真是把自己当成“冠军”来追求。

  喻文州忽然想逗逗他,“小周,要是我答应你的话……啊!”

  周泽楷刚听到前半句就激动地去牵喻文州的手,结果喻文州后退时重心不稳,踉跄两步,差点就摔到旁边的花坛里,好在周泽楷手快又把他拉了回来。

  周泽楷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,让喻文州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,他有些后悔自己的一时兴起,“要是我答应你,下次遇到索克萨尔你会手下留情吗?”

  果然,周泽楷听到这句话后眼神就黯淡下来,他坚定地摇了摇头,“我不会。”

  “你不需要。”周泽楷又说,夜色渐深,他眼神晶亮,眼中的爱意几乎要满溢出来。

  喻文州一愣,周泽楷没有松开他的手,良久才继续道,“你是,我的梦想。” 

  “要,全力以赴。”

  “不会,手下留情。”

  短短的一段话,说的人说了很久,听的人沉默了更久。两人只是面对面站着,无声的世界里,谁的目光坚定不移,谁的心绪起伏难平。

  “加油。”

  最后,周泽楷听见喻文州笑着说。

  “恩。”周泽楷重重点头,他曾经远远望着这个人许下了一个诺言,后来他实现了,现在他牵着这个人的手许下了新的诺言,而这个诺言终究也会有实现的一天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废话总是在后面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❤先说CP,安利这个CP给我的人笑起来声音非常可爱,希望她看到这篇文能笑得开心,也希望看到结尾的你能喜欢。

❤再说这篇文,喻文州的生贺,本来想用《锋•芒》的开篇做生贺,思来想去这个太没有诚意了,所以还是写个短篇完结吧,两天写出一万多,是计划字数的近3倍,连自己也意料之外。日更五千不是梦啊。

评论(23)

热度(196)